残傷记憶

左眼从未见过右眼一次却陪着右眼哭

第十八章『他醉了』

“真是太漂亮了!”热巴开心的在花海中转着圈,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这样的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蓝色的海洋之中。

当她停下飞奔的脚步回头看向吴亦凡时,发现他正带着一抹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,缓步走向她。

他高大身形,带笑的眼睛,所有的一切都让热巴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。这可能是他吗?

就在她疑惑的时候,他站定在她的面前,抬手捧着她的脸。一双深潭似的眼中荡漾着点点柔波。

“请想念我,忠贞的希望一切都还没有晚,我会再次归来……给你幸福。”

他低沉的声音带着散不掉的深情,他那双寒夜般的眼仿佛是天地间最闪耀的星辰。热巴看着他不觉失了神。直到他棒着她的脸,轻吻上了她的额头,她的鼻尖,最后点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。热巴才幡然醒悟,她竟跌入他编织的这张情网之中。缓缓闭起眼睛,她不敢再看,他眼底荡漾的柔情,仿佛会把世间一切都融化一般,包括她的心。

可是,这真的是他吗?他在看的,真的是她热巴吗?

一种道不出的心痛,让她的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。

也许他在注视的,始终是那个人,那个他曾经深受过的人。自己不过是个影子,是个可以看到他珍爱的那个人的影子。

“太荒谬了……”向后退了一步,热巴睁开带着泪光的眼,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。她为自己感到不耻,她竟然会沦陷在他的怀里。

看着她带着泪的脸,看着她眼底颤动的悲伤,吴亦凡眉间打了个结。直到她抹着眼泪跑开,莫名的暴躁让他沉浸在眼底的冰冷再次凝结,他竟会对这个女人情不自禁?

热巴一口气跑回主宅,关上门看着窗外的天。她深深地吸着气,她只是那个女人的替代。

不要再傻了,他不是你能妄想的!

脑中回荡着他那时温柔的话语,不断的重复,无法停下。突然一阵阵刺痛像针一样顺着额角的伤疤扎进她的脑中。

“怎么回事?头好疼……”热巴捂着额角,手扶着床。

‘小夕,不哭。’

‘小夕最可爱了。’

‘小夕要做我最最漂亮的新娘。’

男孩稚嫩的声音,在脑中不停的回响,模糊的画面生硬的在脑中撕裂,热巴痛得抱着头倒在了床上。

这个声音是谁?

小夕又是谁?

禁不住梦里那道声音的呼唤,热巴陷入了深深的梦境。‘我好想你……’男孩儿漂亮的眼睛带着浓浓的伤感,热巴只是看着就觉得心像被掏空了一般。

他是谁?为什么他会一直站在那里?他要跳崖吗?

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小小的身影站在悬崖边,她的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了!

“不可以……不可以!”热巴含糊的呓语着,不安地皱着眉,摇着头。

而此时,吴亦凡一身酒气,站在床边看着热巴突然笑了。

“不可以?”吴亦凡身形有些轻晃。扶着额头,一抹邪魅的笑缓缓勾起在他的嘴角。

注视着睡梦中不安的人儿,吴亦凡带着几分醉意的眼露出一丝凛冽寒光。分不清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心中的恨意,浑身的燥热让他越来越暴躁。

她怎么会回来了?她不是死了吗?

喉结咽动,伸手扯开领带丢在一旁。他欺身压在热巴娇小的身子上,冷薄的唇霸道的蹂躏着她柔软的唇瓣。

“嗯……”热巴急促的喘着,是什么占据了她的呼吸?她难耐的扭动着身子。

“好热……”刚刚重获呼吸,脖颈间一阵酥麻,她好似被一团火焰在追逐一般,无论怎样躲都逃脱不掉。

细密的汗珠布满她白净的肌肤,泛起一片片诱人的红晕。吴亦凡的大手爱怜的抚摸着她每一寸肌肤。

看着她轻皱的眉,他低低的笑了。咬着她的耳朵,他撕磨着声音越发低哑。

猛然间,耳边极清晰的粗重喘息吓得热巴一下子惊醒过来。

“你到现在都这样讨厌我?”吴亦凡揉着她的发,痴痴地笑问着。他浑身呛人的酒气让热巴脑子嗡的一片空白。

他怎么会跑到她的床上?

他喝醉了吗?他怎么、怎么……

视线落在他精壮赤果的身上,热巴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。

“你、你起来!”他就这样压着她,他炙热的肌肤烫得她浑身发软。热巴慌乱推他,却发现自己竟衣不蔽体!

“你、你这个混蛋!无耻!”热巴气恼得小脸通红,眼泪在眼圈里打转。而吴亦凡竟好似根本看不到一般。大手一伸把她两只手腕强行压在头顶。他的身体压得她一动都动不了。

“我无耻?你就不无耻吗?”吴亦凡大力压着她,看着她气愤的神情竟痴痴地低声笑了起来。

“既然当初你就是为了骗我,为什么不把我骗得彻底些?”热巴怔怔地看着他,在他带着醉意的眼中闪动着一丝恨意,可转瞬间那丝恨意竟又化做了一缕情丝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?谁骗你了!你快起来!”拼命的挣扎着,他低沉地嗓音平淡中带着的那丝伤痛,让她脑中一片混乱,他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!

“起来?你在开笑吗?”他深沉的眼带着不羁的放荡,低下头狠狠地在她白嫩的肩头咬了一口。

“啊!”那生硬的疼痛让热巴浑身一缩,他的唇没有离开她的肩头,他像只贪婪的狼,不停的吸吮啃食着她的伤口。

“忆云……忆云……”

肩头的痛让她觉得快要死掉了,然而当她听到他痛苦地念着那个女人的名字时,竟会比死还要难受?

“住手!我不是她!吴亦凡你住手!”热巴拼命的叫着,大口的喘着。

一种难言的羞耻感,让她紧紧咬住嘴唇。在他的心里,想着的念着的都是那个女人,哪怕是恨,他也全都给了她!

身体的疼痛,似乎不及心底的痛。想到那时他在花海之中走向她的一幕,热巴咬着唇。直到现在她才知道,那一时的心动。在他带着温柔笑意,搂着她说出那句话时,她就已经深深地陷入了。

“你这个混蛋……”泪水终于掉了下来,听着他一遍又一遍轻念着那个女人的名字,任他火热的舌撩拨着她泛着疼痛的伤口,那种疼痛中带着一丝酥麻的异样感觉,让热巴忍不住松了唇,呻吟出了声音。

她娇弱无力的呻吟就像燎原的星火,吴亦凡的大手越来越有力的揉搓着她的身体,他的唇霸道的吻住她呻吟着的小嘴。

“我想你,好想你。”

“不……”热巴几乎绝望了,明明知道他把她错认成了别人,可她仍沉溺在他的吻中快要虚脱。当他粗鲁的扯开皮带,强行分开她的身体时,热巴紧紧抱住了他!


第十七章『他的亲近』

热巴靠着墙,按着心口。这种感觉是什么?真是奇怪,她在伤心什么?

看着吴亦凡搂着那个女人,听着他沉重的声音,她的心竟好像被根长刺狠狠地刺痛了一般。转身回到房间关上房门,看着窗外那轮明亮的月,热巴靠着门缓缓滑坐在了地上。

一晃三天过去了,不知道吴亦凡是有意不提,还是他真的忘记了。整整一天热巴没有再看到他。

就在她有食之无味的时候,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

“饭菜不合口吗?”

一听是他的声音,热巴浑身一僵,握着筷子摇了摇头。

“没有……我吃饱了。”

说完放下筷子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看到我就饱了是吗?”吴亦凡看着她微微有些肿的眼睛,眉头微皱。“没睡好?”看着她有些微红的眼,他似有不满的问道。

“没有。睡的很好。”热巴扯出一抹不太像样的笑,转身想走。

“那是怎么了?”吴亦凡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打算,拉着她的手臂。

“可能是屋里太闷了。”看了眼他拽着她的手,热巴努力地往回抽了一下,却被他拉得更紧了。

“我不喜欢有人反抗我。”吴亦凡清冷的眼底带着一丝不满,声音也不觉严厉了些。

“我想出去走走,透透气。”热巴低垂眼帘只想快些脱离他的视线。

“好啊。刚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。一起吧。”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出了门。

“你、你没事可做了吗?”热巴有些懊恼地看着他冷毅的侧脸,身为身家过亿过百亿的他不应该很忙吗?不应该有很多做不完的生意和应酬吗?怎么会闲到和她来透气。“是啊。刚巧都做完了。我们走吧。”看着她满脸不情愿,吴亦凡竟心情大好的勾起一抹笑意。

看着他邪魅的笑,热巴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。似乎只要她不开心,他就会很开心!

“你好像还没参观过我的庄园。”吴亦凡拉着她的手,改向环住她的腰,将她禁锢在怀里。

“你是要赶集吗?”终于,热巴再也沉默不下去了。他的步子太大,就算她小跑也跟不上啊。

看着她一脸不满,吴亦凡胸膛微微震动了两下,搂着她的腰,放缓了步子。

随着他脚步的放缓,热巴也松下了一口气。就这样一路走着,他什么都没说,她也乐得不答。偶尔在路上遇到下人,一见是他都放下手中的活儿躬身恭送,待他经过才敢抬起头来。热巴不由暗叹,真是等级分明!在这里他就像皇帝一般,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,而那个女人……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想起了那个女人。就在热巴独自想着心事的时候,吴亦凡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很久没有时间,来这里走走了。”

他的声音拉回了热巴的注意,抬眼一看,她不由得捂住了嘴!

“是勿忘我吗?天啊,好漂亮!”看着眼前一片深浅叠加的蓝色花海,热巴由衷赞叹着。

“可以去看看吗?”热巴许久不见光彩的眼变得明亮了起来。吴亦凡看着她,点了点头。

看着她欢乐地跑向那片勿忘我,像只美丽的蝴蝶一般在花海中飞舞,吴亦凡一向清冷的眼不觉间多了丝不一样的色彩。仿佛感染了她的快乐一般,他冷薄的唇角弯起一抹优雅的弧度,走向花海中的她。


第十六章『他有孩子?』

我只是为了救人,我是在做好事……

热巴脸通红,她含着冰块封住了吴亦凡的薄唇。冰块在她唇间缓缓融化,她的舌把它顶进了吴亦凡的嘴里。淡淡的香甜,混着她的气息。

吴亦凡喉咙微微一咽动,药顺着口中融化的香甜冰凉顺入了喉咙。

这个该死的女人!竟然敢强吻他!

吴亦凡大手一伸,一把把她搂在怀里。反客为主,加深了这一吻。站在门口的李海星一见,老脸一扫愁苦,笑着把门带了。

“唔……你放手……你的伤……”热巴被他吻得头晕目眩,鼻息间尽是他的炙热气息。

他精壮的身体压着她,她的手无措的不知该放在哪里。她不敢碰触他蕴藏着爆发力的肌肉,怕激起他更深的掠夺。

“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。”吴亦凡低沉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,清冷的眼底不觉蒙上一层情欲。

“放开……”热巴捶着他的宽厚的肩膀,他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撩拨得她浑身轻颤。

“不放。”吴亦凡慵懒的说着,把头埋向她的胸口。

“不要……”热巴慌了神,可是身体却一点力气都没有,只能任他索取。

就在这时,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说!”吴亦凡粗暴地接起电话吼道。

“什么?!”只见他满是情欲的眼突然像覆了层冰。

“知道了。看住她!”说完,他起身抓起衣服急匆匆出了门。

看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,热巴怔怔地看着敞开的房门。她该庆幸,逃过了他的魔掌。

疲惫的起身,整理好衣服,在要离开时发现在他床头扣着一个相框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伸出手轻轻地将它翻了起来。

而这一眼,让她惊得身子一个踉跄。

这照片里的人,和自己长的好像!

照片中,女人笑得一脸甜蜜,依偎在吴亦凡的怀中。而吴亦凡沉夜似的眼竟带着一份藏匿不住的柔情,连那冷薄的嘴角都浅浅上扬着一抹笑意。

任谁看了,都能看出照片里的人有多么的相爱。可是,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?他为什么是自己一个人?那个女人去了哪里?她为什么和自己那样的像?

一连窜的问题,让热巴觉得头像要裂开了一般!扣上相片,她甚至不敢多看一眼。照片上的那个女人,她的笑让她感觉到害怕!

额角的伤疤再次变得炙热,像要裂开了一般!热巴脚步有些不稳,刚走到走廊,眼前一黑,整个人跌了下去!

当她再次醒来时,天已经黑了。房间里没有灯,转头看向窗外。月亮格外的明亮,明亮得让她隐藏不住那颗因悸动疼痛的心。

缓缓坐起身,喉咙干渴难耐。

“怎么连水都没有了?”热巴揉着发痛的额角,走出房间。

刚出房间,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啜泣声。

“求求你,让我看看孩子……”女人哭得很伤心。

“把她带走。”男人冰冷的声音让热巴心底一震。吴亦凡?

“我不……你不能那么狠心!让我看看儿子!求求你了!求求你了!”女人突然发疯似的哭叫起来,不顾下人的阻拦,扑向吴亦凡。

热巴靠着墙,看着楼下。她只看得到他的侧脸,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冰冷神情。他没有推开那个女人,只是任由她抓着他的衣襟哭喊。

“够了。”他冷冷开口,似寒夜般凛冽的眼缓缓闭了下。就在热巴以为他会推开她的时候,却响起他沉重的声音。

“嘉瑜,孩子已经死了。”


第十五章『喂他吃药』

“滚开!”

还没等热巴走到他跟前,就听他极不耐烦地吼了起来。

“你流血了。”热巴紧紧攥着药,心底打鼓。如果一个不小心,恐怕会被他撕成碎片。此时的他不比一头狮子的杀伤力小。如果可以,真的应该给他打上一针安眠剂,这样就容易多了。

一听是她的声音,吴亦凡猛一抬眼。见她眼带惧意却仍没逃跑,他冷哼了声。

“我帮你止血好吗?”热巴硬着头皮放软了声音,迎着他那双寒冰似的眼。

见他没有出声,热巴连忙用消毒棉沾了些碘酒,轻轻擦拭他的伤口。她的手很轻,缓缓的顺着他的头发。

她看得见他深深起伏的胸膛,那健硕的肌理让她想避开却又不能避开。因为,只有这样她才能判断出他是否还在发怒。

让她松了口气的是,吴亦凡深深起伏的胸膛慢慢变得平稳了。用消毒棉小心的压着他的伤口。她轻声的问,“为什么不肯吃药?”

她的声音很轻很柔,就像一个母亲在问她疼爱的孩子一般。连热巴自己都惊讶自己竟会用这样柔软的语气和他说话。

“不需要。”吴亦凡低垂着眼,视线虽然冰冷,但却没再发火。

热巴惊讶他竟然肯回答,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,她微微叹气。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冷绝无情的吴亦凡吗?为什么现在的他更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?

“可是吃了药会好的很快啊。”热巴小心地拿开压在他伤口上的消毒棉,发现血虽然暂时止住了,但很快又渗了出来。难道昨晚也是这样?只是她没有发现?或者说他有意不让她知道?

“我说了不吃。”吴亦凡剑眉微锁,一双寒潭似的眼看向站在门口的李海星。

李海星老脸微微一窘,低下了头。

“因为不好吃?”热巴看着他不断往外渗的血有些着急,但又不知道怎么劝他才好。

“你见过有好吃的药吗?”吴亦凡一副看白痴的神情看向她。

“别动。”她扳回他的头,继续按着。回头看向李海星,却见他嘴角带着微微在抽搐,很明显是在偷笑。“李管家,家里有蜂蜜和梨子吗?”

“有、有啊。”李海星连忙点头。

“把梨子去皮去核煮一下,煮到梨子肉软烂,盛一小碗晾凉,再加两勺蜂蜜。放冰箱里冻成小块。”热巴说话的功夫又换了张药棉。看了眼他枕头上的点点血迹,热巴真怀疑怎么没流死他。

“弄这些干什么。”吴亦凡冷着脸,他又不是小朋友,这女人搞什么。

“你别管。”热巴拿开药棉,轻轻吹了吹他的伤口。

一阵酥麻让吴亦凡手筋绷起。这个该死的女人,又搞什么花样?

没过多大一会儿功夫,李海星就拿着冻好的冰块过来了。热巴惊讶地看着他,怎么会这么快?

李海星微微一笑,“迟家的冰室达到零下40度,所以,很快就会做好。”

冰室?

热巴心底暗叹,真是奢侈呢。

接过冰块,热巴把药递到他面前。

看着她小手上的药片,吴亦凡微微眯了下眼睛。

“你不会告诉我,吃了药,就给我吃块冰吧?”吴亦凡一脸嘲讽地看着热巴,那神情仿佛在说,天真!

“是男人就把它们吃了。”热巴无视他眼底的嘲讽,此时在她眼里他就是匹死马。有句话说的好,死马当活马医。可她却不知,她这一句话把在场的人都惊得半天没回过神儿。李海星也是脸色一变再变。

只见吴亦凡阴着一张脸,眉间紧皱。只怕损失几十个亿都不会让他有现在这表情。

“我还有其它办法可以证明我是……”没等他说完,热巴小手一伸,把药全塞进了他嘴里。

“你!”

吴亦凡眼底寒光乍起,却被一记冰凉的柔软封住了他的嘴。


第十四章『我是坏人』

他是什么意思?

看着他深沉的眼重新染上冰寒,热巴目光颤抖地注视着他,突然笑了。

她竟然忘了,在他眼里她始终都是坏人,是别人派到他身边的坏人!

“真的很像呢。”吴亦凡似在欣赏,修长的手指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脸庞。

热巴轻轻摇着头,他把她当成了谁?莫名的心悸让她呼吸有些乱了起来。她为什么要在意他这样的话?为什么要在意他看向她的眼神?

“放手!”热巴冷着脸,看着他眼底渐起的嘲讽。

“你忘了吗?我是坏人。”热巴用力想要推开他,却被他紧紧抓住手臂。

“你是怕我忘记吗?”他阴沉的声音夹带着怒气。热巴只觉得胳膊快要断掉了,忍着泪水,忍着疼痛,她紧咬着唇安静地看着他。直到他的嘴角勾起一道阴骘的笑,他紧钳着她的大手缓缓松了开。

看着他阴沉着脸站起身,热巴向后退了几步。她以为他会发火,会再次向她发怒。然而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他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离开了。

看着敞开的门,看着他的背影,热巴浑身脱力地靠着墙。

整整一宿她都没太睡好,梦里尽是他的身影。直到第二天,她还没睡醒,就被敲门声吵了起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热巴迷糊地起身,就听门外李海星焦急的声音,“小姐,您醒了吗?你要是醒了,开下门好吗?”

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袭上心头,李管家的声音明显都有些不稳了。

“好,稍等我一下。”热巴赶快穿好衣服,开门一看,李海星满是皱眉的脸都快挤成一团了。

“李管家,发生什么事了?”热巴话音还没落,就听到吴亦凡的咆哮。

“都给我滚出去!”

热巴浑身一抖,是什么又让这个疯子发火了?

“小姐,你去看看家主吧。现在谁拿他都没办法。”李海星恭敬的恳求着,热巴一听吓得直摇头。

“我、我不行。”她可惹不起他这火气,没等他熄火,她就得被他撕吧碎了。可李海星根本不由她辩解。“小姐,除了你没人能行了。你就劝劝家主吧。”

连拖带拽,热巴被推到了迟煜勋的门口。还没进门,就听他气急败坏地吼声。

“你们这些废物,我要你们干什么用?”吴亦凡正吼着突然抬手捂了下头。紧锁的眉带着明显的痛楚与愤怒。显然他的暴躁让伤口再次开裂了。

此时的他一手支撑着床,一手捂着头,赤裸着上身,一身精健的肌肉强烈刺激着苏筱筱的眼球。

“小姐。”李海星一脸难色,把旁边那个医生手里的药递给了热巴。

“这是消炎药?”热巴一脸错愕,难道他是因为要吃药才发这么大的火?

“这是消炎药,还有凝血片。”李海星一脸忌惮的低声说着。“家主的血液和常人不同,凝血功能很差,所以……”

“都给我滚出去!碍眼!”吴亦凡一挥手,刚送到手边的药全被他一巴掌打散了。

看着他指缝间渗出的血迹,热巴有些着急了。他真的有智商吗?

虽然他此时暴怒的像头狮子,但是要她眼看着他这么流血,她竟然狠不下心?

接过李海星递过来的药,热巴深吸着气,无奈地走了过去。


第十三章『给他上药』

空气很安静,只听得到吴亦凡均匀的呼吸。热巴看着坐在床边阴着脸的他,有些为难的看向站在一旁的李海星。真搞不懂放着那么多专业医生不用,非得让她来处理伤口,还说什么既然是因为你,那你就得负责。

看着吴亦凡一脸不厌烦,热巴只得硬着头皮帮他处理起伤口。从来没想过会和他有如此平静的相处。虽然已经很专注在他的伤口上了,可目光仍禁不住总是看向他。

“你的另一只手是摆设吗?”吴亦凡的声音冷冷响起。

看他开始打结的眉间,热巴的另一只手这次是当真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了。她确实不敢碰他太多,只是轻轻的用指尖分开他的头发。就在她不知道怎么才算是对的时候,吴亦凡大手一伸,把她带到身前,将她禁锢买两腿之间。“你用眼睛止血吗?”吴亦凡闭着眼,炙热的呼吸喷洒在热巴的身上。

“不是。”

终于她的手抚上了他的发,那种柔软让她微微一怔。在她的印象里,像他脾气这么糟糕的人,头发应该像钢丝一样才对。可指尖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又轻轻抚摸了两下。

吴亦凡没有出声阻止,只是眉宇间又锁紧了几分。候在一旁的李海星看得提心吊胆。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,老虎的毛摸不得啊。可当他看到吴亦凡紧锁的眉间竟在她几下轻抚后缓缓松开时。李海星默默地带着几个医生悄悄退出了房间。

给他伤口消完毒上好药后,热巴总算松了口气。

“好了。”整理好医药箱,热巴却发现吴亦凡仍坐在那没有动。

此时的他闭着眼睛,呼吸均匀悠长,薄唇微抿。微微散乱的头发带着几分不羁,长长的睫毛像扇面一样,在暖色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影,此时的他看上去好似全然无杀伤力,看着他热巴不禁出神,上帝真是偏心,怎么会把所有的美好都给了一个人?看着他高挺的鼻梁,冷薄的嘴角,散开两个扣子的衬衫,热巴只觉得脸庞发热。

“好看吗?”吴亦凡低沉的声音没有征兆地响起,吓得热巴瞪大眼睛往后退。

“看了还想不认帐?”吴亦凡冷似寒潭的眸子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,大手一伸把她拉回了怀里。

“不、不是……你误会了!”热巴双手抵着他的肩,他的脸几乎贴在了她的胸口。

“误会?我误会了什么?”吴亦凡看着她惊慌羞赧的神情,缓缓圈紧手臂。“误会你喜欢上了我?”

“别瞎说,我哪有喜欢上你!”热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灵动的眸子紧盯着吴亦凡那带起笑意的嘴角。

他笑起来怎么会这么好看?该死!热巴你在想什么呢啊?

心底一阵懊恼,抵着他肩膀的手根本拧不过他圈紧手臂的力道,终于,她还是落在了他的怀里。

热巴像被电击了一样,僵硬得一动不敢动,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。他的手圈着她的腰,他的脸贴着她的胸。

这个色狼!

“你、你放手……”她不甘心地推了下他肩膀,可惜他纹丝未动。

“不放。”吴亦凡低沉的声音带了一丝沙哑,这种沙哑让热巴浑身一激灵。

“怕了?”抬头看着她的眼,伸手揉弄着她的额角,吴亦凡的眼越加深沉了。

“我突然很感谢他们,把你送到我身边。”


第十二章『意外的保护』

疼痛没有如期到来,在她向后仰的那个瞬间,她被他护在了怀里。

可是,他怎么会保护她?热巴禁不住在他怀里颤抖,等着迎接他的怒火。然而,他却没有一点动静。

抬头看着他紧锁的眉,热巴惊得瞪大了眼睛。

血?!

在他额角缓缓流下了血渍?

“吴亦凡!吴亦凡!”热巴想搬开他的大手,却发现他死死的搂着她。好不容易热巴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来。看着他紧锁的眉,闭着的眼,热巴颤抖着手小心地探了下他的鼻息。

“你这个祸害。”吴亦凡低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看着他仍紧锁着眉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“哭什么?我要是死了,你不就自由了吗?”见热巴落泪,他撑着身体“别乱动。流血了。”热巴连忙扶住他,可他健硕的体格差点把她再次压倒。

“小心。”热巴吃力地硬撑着,生怕他倒下。这一贴让她小脸一下子红透了。衣服已经被他扯得不剩下什么了,如今她与他之间只隔着他的衬衫。看着他渐渐变得深沉的眼,热巴竟有些心跳加速,不敢看他,只得转过头避开他火热的视线。

“你想和我在地上?”吴亦凡冷冷开口,嗓音中难掩一丝异样的沙哑。

“地、地上?什么地上?我、我扶你起来……”热巴紧咬着唇,扶着他胳膊。却见他根本没有起来的意思,反倒静静地看着她。

“怎么了?”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热巴疑惑的看向他。

“你没扶过人吗?”吴亦凡那种好像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深深刺激了热巴。“我怎么没扶过人!你不是人吗?”热巴这时候脸烫得都快冒烟了,看也不看他一眼,抬起他胳膊,努力地架着他健硕的身子。

看着她微微冒汗的鼻尖,吴亦凡一向冷漠的嘴角浅浅扬起一抹笑意。撑着身体,缓缓站了起来。

靠着墙,他皱着眉抬手要去擦额角的血迹。却被拦了下来。

“不能用手碰,脏。”热巴几乎本能地拉住吴亦凡的手,见吴亦凡睨视着她,视线又缓缓落向她抓着他的手。突然热巴收回了手!

“你打算,让我一直流到死吗?”

听着他冰冷冷一句能噎死人的话,热巴心里默默叹口气。算了,不和有病的人计算了。

“我去叫人,帮你包扎。”热巴转身就要走,吴亦凡却大手一伸把她拉回了怀里。此刻热巴整个人都贴到了他的身上,他的眼不自觉地扫了眼她胸前的一片雪白。“我是因为救你才受伤的。”他一双寒潭似的眼此时荡漾起点点不寻长的涟漪。

“所以呢?”热巴微微挣扎,只是徒劳。

“所以,应该你给我包扎。”吴亦凡半眯着眼,笑看着热巴的不自在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她很有意思。

“我、我包的不好看。”热巴又在他怀里微微挣扎了下。

“是吗?那就不包了。我们继续吧。”

继续?继续什么?热巴瞪圆了眼,猛地抬起头。却正对上吴亦凡似笑非笑的眼,他那似沉夜般深邃的目光缓缓落向她红润的嘴唇。

只是被他这样注视着,热巴就觉得嘴唇一片酥麻。

“我、我去拿医药箱。你、你别乱动。”

看着惊慌跑出去的热巴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,吴亦凡靠着墙缓缓闭起了眼睛。

“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了。”


第十一章『他的失态』

她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,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说话。吴亦凡默默地站在那个女人身边。那个女人注视着一株正在盛开的桃树。而他,却在注视着她。在桃树上系着一条红绳。女人笑得很温柔,而在吴亦凡的眼中,也难得的,不再那般冰冷。

“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这里难道是……沁园?”热巴突然意识到她似乎来了不该来的地方。而就在这时,吴亦凡像是突然觉察到了什么,冷眸微眯,转眼看向了她。

四目相对,热巴避无可避。在吴亦凡的眼中竟一瞬间闪过了几种不同的情绪?热巴不敢多想,转身就跑。直到跑回房间,紧紧关上门,她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了个透。

她以为他会追上来,而他却没有。靠着门,闭着眼。吴亦凡那时的神情在她脑中徘徊不去。就连李海星叫她吃饭,她都推掉了。她不想见到他,说不上为什么。就这样,热巴蜷缩在床上,默默地想着三天后自己该怎么办?吴亦凡会怎样对待她?

“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?”想到这儿,她禁不住抱紧自己,闭上了眼睛。

就在这时,嘭的一声门开了!热巴惊得猛抬起头!

吴亦凡!

只见他一脸阴霾的站在门口。

“过来。”吴亦凡嘭的一声把门关上,一双寒冰似的眼底积攒着暴怒。

看着他微微散乱的发,窜动着欲火与愤怒的眼,热巴机械地摇着头,紧护着胸口。他是怎么回事?怎么感觉怪怪的?

“你还能逃到哪里?”身体窜动的炙热让他眉宇紧锁。那个该死的女人,竟然敢给他下药!可恶!

“你别乱来……你忘了吗?我帮你找宝石!”没等热巴话说完,他大手一伸把她强搂在怀里。

“别和我说这些,我不想听!”说罢低头吻住她震惊的小嘴。吴亦凡紧锁的眉,更紧了。不知道是药力的作用还是他的渴望,他此刻只想疯狂的掠夺!

“不!”热巴用力地推着他,触碰到他胸膛的手就像碰到了火热的钢板。他的身体好烫,那惊人的炙热让她好似一瞬间就被融化了一般。在她要缩手的时候,吴亦凡喉咙里低低的发出一声近似呻吟的声音,拉着她的手强迫她环住他精健的腰身。

“不要……”他在她耳边的撕磨太磨人,他的吻炙热又强势,热巴整个人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,任他炙热的大手游走在她的身上,将她点燃。

停下来!吴亦凡的唇流连在她小巧圆润的耳垂旁,炙热的呼吸让热巴险些瘫软在他怀里!紧拽着他腰间的衬衫,热巴为自己感到羞耻!他根本不会喜欢她!难道忘了吗?那个女人可怜的下场!难道忘了吗?他看她的眼神有多么嘲讽和不屑吗?

眼下的他就像一头极需发泄的禽兽,自己只不过是他发泄的对象!

热巴后背一凉,吴亦凡将她的裙子全部扯了开!

“放开我!你这个混蛋!”热巴用力一推,只听刺啦一声!衣服彻底扯坏了!

“啊!”热巴一声尖叫,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倒了过去!

只听噗通一声!在她摔倒的瞬间!吴亦凡一把将她护在了怀里。


第十章『不小心撞见』

热巴面无表情的从楼梯上走下来,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她看上去像百合花一样清丽。吴亦凡优雅地吃着早餐,淡淡地看了她一眼。这一眼看得热巴有些不自在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有种被他洞悉一切的感觉。


“小姐。”


在热巴刚刚坐定的时候,候在一旁的李海星拿来二粒药和一杯水递给了她。


热巴不解地看着他,又看向吴亦凡。


“拿下去。”吴亦凡冷声命令着。


李海星微微一怔,看了热巴一眼便把药拿了下去。


有吴亦凡在,热巴的早餐吃得食不知味。虽然他什么都没说,但只要他人在,那种威压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。直到他优雅的吃完,放下筷子,她的心才稍稍透了口气。


“除了沁园,其他地方你可以自由出入。还有,别忘了我们的约定。”说罢,吴亦凡起身离开。


看着一桌子各式糕点菜肴,热巴叹口气。


“小姐,这些菜肴不合口味吗?”李海星觉察到这个小姑娘有些不一般,再加上她的样貌,说实话,要说放心,那是不可能的。


“不是。很好吃。我吃饱了。想……出去走走。”热巴看向李海星。这位老人家大概五十多岁,头发有些白,梳理的一丝不苟。想来迟家的一切也都是他在帮忙打理着。


“好的。后园的花现在开的正好,小姐可以去散散心。”李海星恭敬的说道。


“好的。”热巴微微笑了笑,可是天知道她笑得有多无力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她哪里还有心思赏花?她只不过是想试试看,有没有逃走的可能。虽然她也知道,机会渺茫。但是,也不能坐以待毙啊。


出了别墅门,热巴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。这真的是人住的地方吗?简直就是皇宫一样!


门前视野开阔,两侧绿篱护道,中间是喷水池。喷水池很特别,不像一般的喷水池,放着雕塑或是维纳斯什么的。在它的中间,是一座观音像,而观音脚下,则是一朵巨大的莲花。喷泉由花瓣缝隙喷出,高二米多,再向内聚拢。映着阳光,观音像好似散发着光晕一般。


“真是奢侈。”热巴走近观音像,看着观音那双慈爱众生的眼,默默祈求。回眼再看迟家别墅,热巴心神一晃,明明奢华却偏又如此低调沉稳。


他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


热巴挑了一条过人少的石铺路走,一边走一边观望。只见路越走越窄,越来越蜿蜒转曲起来。两侧的绿荫越来越浓郁,伴着阵阵鸟儿的啼叫声。


“也许会有出路?”热巴环顾四周,心中轻叹,吴家的领地实在太大,即便这片树林看上去好似可以通往外界,但一个又一个的监控器那么明摆的放着,她要如何才能逃脱呢?

就在这时,绿林中一间房子露出了一角。那里有些不一样。因为在其他的地方,都是绿树环绕,而在那处,却是带着几点桃花。

热巴缓缓走过去,心却越跳越快了。因为她看到了他的身影,还有,那个女人!


【恶魔校草,太过分!】

第18章 向她道歉2
“啊啊啊,快看!那个男生好帅!”
  “哎妈真的帅!他是明星吗?”
  “他这样的颜要是明星,不火都天理不容好吗?真的好帅,太帅了!嘤嘤……”
  站在一旁的管家罗德见到他,赶紧就迎了上去,恭敬道:“少爷您来啦。”
  “我妈呢?”
  “夫人在那边,请您跟我来。”
  吴亦凡目不斜视,权当没看见四周的惊艳目光,跟在了罗德身后。
  等走到那边,看到热巴,吴亦凡以为自己看错了!
  怔了那么两秒,确定自己没看错,他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。
  明晃晃的灯光下,他凛冽桀骜的眼神看着热巴,右耳上的黑曜石耳钉,闪烁着跟他目光一样犀利的光芒。
  这样的长相和神情,第一眼,就让人觉得他太锋利,有一种不敢直视的锐利和锋芒!他看向她的时候,热巴也看到了他。
  四目相撞间,热巴有点头晕脑胀。
  虽然心里在告诫自己,不要盯着这个混蛋看,可两只眼睛就是不受控制,定格在他脸上挪不开了。
  热巴从小在一个超高颜值的家庭里长大,以为自己对美少年已经免疫了,原来还没有!可惜,吴亦凡一开口,就将她的思绪给震碎了,“你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!”
  他的语气和眼神都相当嫌弃,好像在看什么低等生物!
  热巴顿时就来气了,“这还得多亏了你!”
  吴亦凡在她面前俯下身,磨着牙齿道:“呵,真没看出来你有这么一手,怎么傍上我妈的,嗯?!”
  “什么啊?你说话别这么难听!”
  “蠢货,别岔开话题,回答我刚才的问题!”
  热巴怒瞪他一眼,别过脸不理他。
  她不说话,吴亦凡便冷眼扫向身后的罗德。
  罗德赶紧低下头。
  少爷这不关我的事啊,你别瞪我好咩,我老人家心脏不好……经不起吓的!嗅到了吴亦凡跟热巴之间的火药味,蓝心月拍了他一下,“臭小子,是我让热巴过来的,你想想自己做了什么好事,快点向热巴道歉!”
  “不可能!”尹司曜想也没想就拒绝了。
  他跟这臭丫头之间的帐,还没算完呢!
  跟她道歉?
  简直是笑话!
  “什么?你现在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是不是?我告诉你,你必须给人家道歉!不然我……咳咳!”蓝心月说得激动了,突然咳嗽了起来。
  罗德赶紧给她倒了杯水,“夫人,小心身体。”
  吴亦凡的眼里划过一抹担忧,内心挣扎了下,他绷着脸,没好气地甩给青柠一句,“对不起!”
  好没诚意啊。
  不过热巴也知道,想要这种拽得二五八万的家伙道歉,是不可能的,只是因为他妈妈在场罢了。
  热巴有点担忧,他会不会因此更加丧心病狂地报复自己?
  她干笑了声,“没关系。”
  蓝心月这才满意,笑眯眯地看着她,“热巴啊,要是这臭小子还欺负你,你就打我电话,我帮你教训他哈。”
  “妈!你是不是我亲妈?胳膊肘怎么往外拐?”吴亦凡很不爽。
(本章完)